哈尔滨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虚实战纪 四十八、暗箭(下)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1:28 编辑:笔名

虚实战纪 四十八、暗箭(下)

尖锐的破空声无法掩盖的传来,张龙潜却没有去看身后神情骤然变得与地上的舒衡旭一样空洞的田栎,对于她的攻击也充耳不闻。

然后,苍炎陡然出现在张龙潜身旁,神情冰冷的捏住了田栎的手腕,止住了她的攻击,随后他微一用力,田栎手中闪着紫黑光芒的匕首便掉到了被单上。

匕首甫一掉落,田栎脸上的空洞便蓦地消失,她仿佛惊醒过来一般,立即惊慌的看看抓着她手臂的苍炎,又看看趴在地上还直直盯着张龙潜的舒衡旭,颤抖着看向张龙潜道:“你……你没事吧?”

看着舒衡旭又想发出一道光芒,却被施施然走来的廖蕾一脚踢散,张龙潜转头看向田栎,温和的笑着:“我没事,放心吧。”

然后她看一眼苍炎,轻轻唤了一声:“苍炎。”

不需她多说,苍炎便松开了田栎的手,不过他依旧站在张龙潜身边,身形若有若无的隔在田栎和张龙潜之间。

尽量笑着出门把闻声赶来的几个医馆学员劝走,南宫飘这才关门急急的过来,他看看受了惊吓一样颤抖不已的田栎,又看看努力想要挣扎却不知被季海云做了什么而无法动弹的舒衡旭,不解道:“怎么回事啊?”

“很简单,有人要杀张龙潜。”说着廖蕾拾起被单上的匕首,闻了一下刀身,又用食指抹了一点上面紫黑色的东西放进口中,他砸吧砸吧嘴,随即扬手把匕首丢给南宫飘,淡淡道:“乌磷散,剧毒,沾上就死,你待会儿把那被子烧了吧。”

南宫飘连忙手忙脚乱的张开双手,射出一道绿影裹住匕首,看着它悬浮着才松了口气。

廖蕾又走到舒衡旭身边蹲下,看着那还有点点晶芒的右臂

虚实战纪  四十八、暗箭(下)

,他伸出手指戳了几下,然后看着手上微微闪烁的光芒,起身道:“晶逝虫,虫蛊的一种,见什么吃什么,钻石都咬得动,带剧毒。”

说着廖蕾撒出一点蓝色的粉末在舒衡旭手上,也不去看那胳膊上的晶芒黯淡下去,他只是径直走到空洞迅速扩大的窗户边,也撒了点粉末在上面。看着窗户不再继续遭受破坏,他这才把手上的那只晶逝虫捏爆,转身看着舒衡旭道:“把晶逝虫缠绕于自身来做攻击,那只胳膊算是废了,就算还能留个形状,以后也休想再动一下了。”

张龙潜看一眼毫无所觉,依旧空洞的看着自己的舒衡旭,轻声问:“田栎,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跌坐在床边的田栎缩着身子捂着耳朵,一副惊恐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那天晚上,我就听见那个男人说……要我们杀了一个叫张龙潜的人,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我醒来之后,知道是你救了我,想着你没事就好,事情应该就这么过去了吧,但是一睡着……脑海里面就不断出现他的声音……说着‘杀了她’,‘杀了她’……一刻不停的重复,好可怕……好像我也要变得奇怪了……”

张龙潜温和的笑着,轻声安抚:“别怕,我还好好的不是吗?不过,请你告诉我,是‘你’想要见我吗?”

这样问完,她看向田栎的眼中不由闪烁着一丝畏怯,因为她怕听到否定的答案。

田栎慢慢抬头看着张龙潜,眼中是就要掉下的泪珠,却没有丝毫犹豫:“是的……我想谢谢你,还有,把这些告诉你,希望你能小心一点……可是没想到……我自己却……我连那把匕首是什么时候在我身边的都不知道……我……衡旭他也……对不起……”

看见田栎混乱的样子,张龙潜心头一软,伸手轻轻摸着她的头,柔声劝慰:“没事的,不用担心,你没有做坏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舒衡旭也会没事的,放心。我还要谢谢你呢,因为你这么痛苦的时候都还想着要给我忠告,谢谢。”

看着张龙潜柔和的神情,紧紧抱住脑袋的田栎终于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张龙潜……对不起……衡旭……”

看着田栎不知所措的模样,南宫飘轻叹一声,低声念了一小段咒语,手中透出一片柔和的白光笼罩在田栎身上,她便渐渐安静下来,很快沉沉的睡着了。

扶着田栎躺下,张龙潜接过南宫飘拿来的新被子给她盖好,又看着苍炎一把火把沾上乌磷散的被子瞬间烧得连灰都不剩,她这才看向舒衡旭,微微皱眉。

“大小姐,你对于想杀你的那个男人有什么想法吗?”

张龙潜知道季海云问的是她有没有什么仇家,好从中寻找线索,这倒让她有些苦恼了。

不是想不出来

虚实战纪  四十八、暗箭(下)

,而是答案太多都不知道哪个才是正确的。

有着黑帮羽林会高层之一的身份,张龙潜平日里自然是做了不少会四处树敌的事情,而那些被她得罪的人也都是些心狠手辣的角色,想要取她性命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那都是在仲坤的时候,就算那些家伙本事再大,但也是凡人世界的范畴,张龙潜可不认为他们能够把手伸到学院来。

把这一部分排除之后,范围却还是没怎么缩小。

因为道法界当中其他有动机的人其实并不会比凡人世界的少,毕竟张龙潜的体内有着五行剑,当初要不是张寒光一力护她,恐怕根本不会有人在意她的生死,而今几个月过去了,要是知道这消息的人当中有些失去了耐性而想要对她下手,伺机夺取五行剑,倒也不是不可能。

想了想,张龙潜却又否定了。

张寒光曾明确说过杀了她五行剑就会消失不见,就算有人不相信,但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对张龙潜下手才对。

道法界第一世家的家主,现存三个天师的其中之一,道法界第一人,这三个名头任拿一个出来都能压死人,更何况全都属于同一个人呢?与这样的人为敌,恐怕道法界还没有谁真的敢这么做吧。

念及此处,张龙潜的脑海中却回忆起了一句话。

“张寒光那老贼吗……”

没有丝毫惧意,冰冷的一句话。

驻马店治疗宫颈炎费用
驻马店治疗宫颈炎医院
驻马店治疗卵巢炎方法
驻马店治疗卵巢炎费用
驻马店治疗卵巢炎医院